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M嗨生活 >日本医师的社会实验:「白虹之家」如何创造社区照顾文化?

日本医师的社会实验:「白虹之家」如何创造社区照顾文化?

分类:M嗨生活  / 时间:2020-07-14 / 作者:

文、首图摄影:李宜芸、内文图片摄影:黄脩涵、口译:五十岚祐纪子

在横须贺市住宅区内,有一间照顾社区居民超过50年历史的「三轮诊所」。多年前接下这间诊所的横须贺市医师会副会长千场纯医师,接续着三轮医师的使命,照顾起社区的居民,陪伴他们走到临终。

在三轮诊所附近的街道上,有一幢美丽的独栋别墅,白色的墙面涂着童趣的彩绘,小招牌上写着「白虹之家」,是千场纯医师与他的营养师太太所开设的社区空间。

如同七彩混合的白虹,不同族群生命在此交会

这里原来是个空屋。由于横须贺市面临急遽的人口老化与少子化,许多社区的房子无人居住,一块土地甚至要分成一半才卖得掉。

千场纯医师3年前接手这间空屋,取名「白虹之家」。白虹之家名称的由来是,富士山周围区域的天空常出现一种特殊的气象现象——白虹。「不同于彩虹有明显的7种颜色,7种颜色混合在一起就是白色,象徵着白虹之家不同的人、不同的兴趣、不同的故事。」千场纯医师说。

一进门右侧,可见身心障碍者所做的艺术作品、饰品、自製的麵包、饼乾、豆腐,以及附近农地的农产,左侧则是喝咖啡的空间,有绘本、玩具,是个孩子都能马上自在融入的空间。

厕所前方的墙上写着「2040年的梦想」,贴满了社区孩子的愿望。到了2040年,人口高龄的状况将更加严峻,届时社会的负担将由这群孩子来扛。

楼梯向上,一旁挂着许多患者、社区居民的作品,右侧是94岁的奶奶亲手製作的拼布,前方楼梯转角是社区孩子在地上自由作画的作品。二楼除了照顾专员的办公室外,还有一个小小的教室,举办各式课程,社区的大家甚至还一起举办葬礼体验,在教室中放置一副棺木,民众轮流躺进去,就连市长也来参加体验;也曾在此办遗族的悲伤辅导,大家一年聚会一次。

空间中还摆了张平台钢琴,可以在这开演奏会;一旁的架子上还有风湿病的病人,忍着手部疼痛製作出的雕塑。

日本医师的社会实验:「白虹之家」如何创造社区照顾文化? Photo Credit: 黄脩涵
千场纯医师的病人患有风湿病,他将疾病的痛苦转化为艺术品,激励来白虹之家的每个人。

白虹之家一开始的客人,多半是诊所的患者,透过一些「文化祭」活动与社区居民作品展演,逐渐吸引社区居民来到这里。

社区空间当然少不了美食。千场纯医师说:「吃是人的本能,没有吃的东西,人不会来这里。家族、亲朋好友要一起吃饭、联络感情,邻居吃一吃就会变成好朋友。」

这里不像一般坊间的咖啡店,走进咖啡店,除了跟同行的友人互动外,并没有跟其他人产生连结;在白虹之家中,旁边的阿嬷可能是住在隔壁巷子的邻居,一起聊聊社区发生的大小事。

患者在三轮诊所看完病、拿完药,步行几步就可来到白虹之家,喝个茶或咖啡。长辈免不了的就是些生活习惯病(慢性病),千场纯医师的太太是营养师,许多有生活习惯病的患者,也在这里吃着她精心估算调配的午餐。

虽然聚集于此的患者疾病不尽相同,但交换意见、心情、互相打气,一些诊间听不懂的或医师来不及说明的卫教,还可以继续在这边好好地请教营养师,楼上的照管师也提供照顾谘询。千场纯医师说,小咖啡厅有很重要的功能,就是「可以说说医生的坏话」,大家不禁莞尔。

有了空间更有表演动力,社区居民自主发起课程

大家聚集在空间,看到彼此的作品、不时举行的乌克丽丽、陶笛、钢琴的演奏会,也会手痒,想一起作画、一起玩音乐,练习了就来发表。社区居民有展演的空间,会更有活力,感受到自己对社会还有贡献。

后来白虹之家逐步发展出各种社团与课程,都是由社区居民自己发想。比如女性朋友喜欢摺纸、剪纸、上瑜珈课及佛朗明哥舞;男性朋友偏好口琴、书法。

除了室内课程外,居民有空也可以走到几十公尺外的社区农田,一起种种东西。「虽然没有实际进行园艺治疗课程,但是可以实际感受到患者因为园艺而产生疗癒。」千场纯医师说。

日本医师的社会实验:「白虹之家」如何创造社区照顾文化? Photo Credit: 黄脩涵
这是白虹之家附近的孩子一起创作的画。一般父母会禁止孩子在地上任意画画,在这里只要将瓦愣纸铺在地上,孩子可以随意趴坐着色。
在地整体照顾系统再进化,打造互助的共生社会

3年过去,约3000人使用过这个空间,每个午餐日,都有将近20人前来用餐。为了让白虹之家永续经营,除了目前正在考虑採用会员制,每年只要1000日圆支持白虹之家,让这间社区的居场所能持续在社区中支持民众外,也开始培养社区志工。

「志工不是很便宜的意思。」千场纯医师强调:「我们要从健康时开始认识附近居民,建立信赖关係,这才是重点。」

因为专业团队去病人家的时间很有限,许多长辈一定有许多空白、没有人互动的时候,邻居便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去看长辈。「我们希望让年轻人跟邻居建立关係。」千场纯医师说,而这也正是日本在地整体照顾系统希望2040年达到的目标——共生社会。

横须贺市的官员川名理惠子说,目前日本政府的趋势,是推动居民在自己习惯的地方终老,并希望善用社区既有的资源,创造一个大家可以聚集的社区空间。「社区是一个田,如果政府没有照顾就不会发芽,但也需要有人耕耘、顾好土壤,种子来了才会发芽。」

这呼应了日本政府在地整体照顾中提到的公助、共助、互助、自助。公助是既有的社会福利与保障;共助是政府社会保险;互助是社区居民彼此连结支援,当自己需被照顾,利用本来累积的社会资本来照顾彼此;自助则是从年轻时保持健康、跟邻居建立关係、预防失能,四者加起来才是好的在地整体照顾系统。

日本医师的社会实验:「白虹之家」如何创造社区照顾文化? Photo Credit: 黄脩涵
千场纯医师与太太买下诊所附近的空屋,打造一个社区居民可以自在进出活动的居场所。

然而,这并不容易,横须贺市与大部分地区同样面临社区居民不太往来、显少互动的情形。因此,横须贺市与医师会合作,在行政面推动让居民安心生活到最后的制度;医师会则从医疗角度切入,思考如何协助各式各样疾病的病人在社区生活到最后。

白虹之家是千场纯医师的社会实验空间,提供社区空间,培植社区共生的文化,也让大家思考,「诊所除了看病,还可以做什幺? 」

川名理惠子说:「我们需要如白虹之家这样的居场所来促进居民之间互动,才能建立在地整体照顾系统,而不是只有要求居民建立文化,我们要主动提供这样的空间,让他们建立文化。」

接下来的课题,是如何让社区居民愿意出来,甚至出力、出钱,白虹之家是个好的开始。「出力、出钱不是为了20年后的自己,而是为了20年后的孙子。」 千场纯医师说。

申博33gvg|提供最新资讯|最精准的接收|宁静生活资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占成合作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70多玩网